首页- 新闻- 党建- 反腐 - 新征程- 宣传- 法制- 民生- 新农村- 视频- 图片- 访谈- 专题- 资料库- 红色博客- 论坛- 电子版- 手机报
反腐倡廉理论征文活动

汗水洒出绿山川—记辉县原县委书记郑永和带领辉县群众治山治水纪实

作者: 来源:党的生活网 日期: 2018-11-29 点击: 11218
  • 打印
  • 字号

党的生活网新乡讯(刘春生) 冬季的南太行,山风猎猎,历来为最勤劳的硬汉欢呼喝彩;山林摇曳,最爱为不惜血汗的奉献者婆娑起舞。连日来,一组组、一支支扛锹的队伍陆续向大山里进发……

近日,在新乡市实施国土绿化提速行动建设森林新乡动员大会召开之后,辉县市迅速在全市动员,部署今冬及明春林业生态建设,一场声势浩大的绿化山川大会战即将在这个冬季火热打响。

忆当年,战荒山,誓把荒山变新颜。站在植被繁茂的辉县市方山脚下,一位老人陷入了久久的回忆之中。老人说,当年也如今日,在老书记郑永和的号召和带领下,一支支由党员干部、团员青年组成的植树造林队伍开进山里、住在山里,誓把荒山变绿山,那真是一段斗志昂扬、意气风发的岁月。老人叫鹿金光,今年67岁,从辉县市科协主席的岗位上退休。说到绿化荒山,他说永远忘不了与辉县原县委书记郑永和在一起的日日夜夜……

1967年,郑永和主持辉县县委工作,面对缺粮、缺水、不通电、道路不通的落后状况,下决心要彻底改变辉县的旧面貌。这一年,他根据群众的热切反映,结合辉县实际,制定出了山水田林路综合治理发展规划。说了算,定了干,再大困难也不变。在此后的10年里,郑永和带领全县人民共修建中小型水库18座,水电站63座,容水量达3亿立方米;修建灌溉干支渠5122条,总长3262千米,新打机井7000余眼,新建蓄水池900多个;水保造林63万亩,封山育林近19万亩,修水平梯田29万亩,新造土地4万多亩……这是一场群众性治山治水、改造辉县的时代运动,郑永和是这场战天斗地大会战的发动者、指挥者,同时又是一名手不离铁锹和钢钎的普通群众。每一项重大决策,都凝聚着他的心血;每一个工程工地上,都能看到他的身影。

鹿金光回忆说:“那是1974年的秋后,我才21岁,在常村公社任水利专业队施工排排长兼司务长。一天晚上,郑书记与公社两位领导来我们工地吃饭,我赶忙把中午的一点儿剩菜热了热,把还剩下的一个白馍在火上烤了烤,送到他面前。郑书记看了看问我,群众晚上也吃这饭?我说群众中午才吃这饭,这是中午剩的。郑书记说,把馍菜端到外边,让群众吃吧。他起身拿了个碗,盛了一碗汤,用筷子在菜盆里夹了些咸菜,从大笼里拿了一个黄窝窝头,蹲在群众堆儿里热热闹闹地吃开了。后来,因工作经常和郑书记见面,他真和群众一个样,晴天一身土,雨天一身泥,一样为工程洒血流汗。就是他这种平易近人、艰苦奋斗、无私奉献的精神境界,征服了我们,使我们心甘情愿地凝聚在他身边,全身心地投入到这场改变辉县人民命运的大会战中去。”

辉县市70%的面积是山区丘陵,当年多是光山秃岭。1973年冬季,郑永和带领全县共青团骨干来到土层最薄的方山,打响了绿化荒山战役的第一枪。辉县市退休干部张冬青回忆说:“那一年12月1日上午,郑书记亲自带领我们30多人组成的造林先遣队向方山进发。方山海拔550米,虽不算太高,但光秃秃的,四面都是绝壁,人们很少上去。郑书记带领我们从西坡的鸡冠峰上山,边上山边交待大家注意安全。冬天的下午5点天就要黑了,我们才走到鸡冠峰的绝壁下。郑书记说今天晚上就地休息。大家在绝壁根一块平地上铺上自带的行李,休息了一夜。第二天,我们继续向上攀爬。上鸡冠峰根本没有路,有一个2米多高的绝壁,咋也爬不上。郑书记上山很有经验,他先爬了上去,然后让大家解开背包带,将背包带系在一起,把结好的带子拴在镢头上,把我们一个个拉了上去。看着50多岁的郑书记干着原本该由我们年轻人干的活,大家都感动得流下了热泪。”

在随后近一个月的时间里,郑永和和大家露天吃住在山上,教大家刨开石头、翻出土,垒岸造条田。郑永和带队挑战荒山、磨练青年的举动深深地影响了全县干部群众,各公社、县直各单位、驻辉县部队也加入到造林大军,很快全县掀起了“方山点灯全县明”的绿化热潮。

鹿金光说,“学习老书记,山顶植树去”,成为当时全县男女青年人最时髦的口号,男女青年踊跃加入植树造林队,上山挥锹洒汗,不甘落后。那时期,仅在方山就植树40多万株。今日的方山,大树蔽日、绿意盎然、鸟语花香,真是一派美丽风光。

念书记,继开来,碧水青山满胸怀。郑永和后来担任过水利部副部长、河南省委副书记,1986年离休。郑永和虽然因工作离开辉县很长一段日子,但在辉县土生土长的他始终挂念着家乡的父老乡亲和山山水水。1988年冬季,一封群众来信让他又回到了他挚爱的故土,再次与干部群众并肩奋战在一起,无私奉献出了他全部的余热。

写信者是常村乡燕窝村村民秦永贵,他在信上写到:“郑书记,您当年带领我们种下的柿子树,如今因为柿蒂虫的侵害,柿子树死掉了很多……”很快,郑永和从省城的家中赶到燕窝村。进村一看情况,他大吃一惊,村里原有的5000多棵柿子树只剩下3000来棵,没有一棵能收柿子。他又到各乡乃至全市做调查,发现情况更糟。全辉县市108多万棵柿子树只剩40多万棵了。郑永和的脾气上来了:辉县人民六七十年代能开山辟路,不信今天治不了虫子!

老书记要组织离退休老干部成立治柿蒂虫小分队的消息不胫而走,当年的老搭档、老部下摩拳擦掌,纷纷报名要求参加。1989年4月,辉县市“老干部服务队”成立了。“老干部服务队”一共25人,郑永和任队长,原县长李灿和县农委主人杨有金任副队长。为学习治虫知识,这些六七十岁的老人又当起了学生。郑永和从省城和高校请来专家讲课,大家一点一滴学习治虫知识和具体操作技能。为摸清柿蒂虫繁殖生长规律,郑永和与原县林业局局长傅铭义自带粮食到燕窝村,住在秦永贵家的一个小石房里,以几家农户相对集中的12棵柿子树为实验园地,从早到晚,一连观察了几个月,摸清了柿蒂虫小蛾在5月中下旬出壳的规律,为灭虫找到了最佳时机。为便于群众尽快掌握灭虫要领,郑永和还把自己摸索出来的治虫方法编成易学好记的顺口溜。从此,郑永和与队员们走到哪干到哪,随身携带喷雾器、小手锯、剪刀、药葫芦和放大镜5件“宝物”,手把手地把修枝、浇水、刮皮、涂白、环割等技术传授给大家,直到群众听懂会干为止。

治虫需要工具,市面上的一部喷雾器37元,群众不愿买。郑永和费尽周折打听到一种5元钱一部的手杆式直压喷雾器,立即通过生产资料公司,以批发价每部4.5元的价格从四川购进了2万多部,并以批发价卖给群众。

当年的“老干部服务队”副队长杨有金今年85岁了。他说,那几年跟着老书记跑遍了乡村,走村入户讲治虫,组织现场讲治虫,几年下来,治虫战果一步步扩大,由原来的单治柿蒂虫,发展到能治山楂树、泡桐等9种树的病虫害。1988年,辉县市因虫害柿子产量才99万公斤,1989年上升到220万公斤,后来逐年提高,到了1994年,辉县市果品总产量达到3200万公斤,创了历史最高记录。

“老干部服务队”后来发展到89人,在治虫害的同时,一刻也没有忘记造林。一到夏天,郑永和最操心的就是“雨季造林”。

1995年,回省城住的郑永和忽然听到新闻播报,7月4日豫北地区有大雨,就立即赶回辉县市。植树那天,刮着大风,下着大雨,郑永和带着队员们上山栽种山楂树苗,规定每人种50棵。杨有金回忆,当时附近有群众在地里干活,见下雨了赶紧往家跑,发现这时候还有人在山上植树,觉得不可思议。有人问:“下这么大的雨,这些人干啥哩?”有人答:“那都是些傻子,下雨不知道快回屋,在山上瞎胡闹哩。”植完树郑永和笑着问队员:“你们刚才听到有人笑话咱是傻子,你们说咱傻不傻?”有队员说:“咱这里哪有傻人。”郑永和说:“要我说,越下雨越往山上跑的人,就是有点傻;不过啊,人还是傻点好,这样的傻子越多越好啊!”杨有金说,后来队员们一说起此事都哈哈大笑。

就是这群有傻子精神的人,在“老干部服务队”成立后的15年里,带领群众栽种果树2.4万多株,栽种松柏树8.4万株。经过多年的防治,果树基本实现了“柿子不落、山楂无虫、核桃不黑、楝籽不红”的目标。

“看着南太行的好山好水,总让我想起郑书记,尽管他已经离开了我们,但他的精神永远激励着后来人!”一说起郑永和,杨有金总有说不完的话,他这个人呐,走起路来一阵风,讲起话来动感情,干起工作不要命,究其原因,他和群众心连着心…… (苏洪峰)

[责任编辑:赵梓宇 ]

相关报道

标签:

新闻热词

廉政
48小时点击排行
河南党建网,河南党建网所属单位,河南网络电视台,网络电视台,安装河南网络电视台,河南建设网络电视台,河南网络电视台直播,河南军事网络电视台,网络电视台直播,cntv中国网络电视台,中国网络电视台下载,中国网络电视台客户端,中国网络电视台,县委书记访谈,书记访谈,区委书记访谈,市委书记访谈大学生,镇党委书记访谈,乡镇党委书记访谈,书记访谈的请示,乡镇书记访谈,河南书记访谈,市委书记访谈,政法委书记访谈,创先争优书记访谈,共产党员博客,河南网上问政,网络问政平台,河南网络问政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