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新闻- 党建- 反腐 - 新征程- 宣传- 法制- 民生- 新农村- 视频- 图片- 访谈- 专题- 资料库- 红色博客- 论坛- 电子版-
反腐倡廉理论征文活动

荆永鸣聊《北京时间》:外地人眼里的北京

作者: 来源:人民网 日期: 2014-07-29 点击: 114842
  • 打印
  • 字号

主持人

各位人民网的网友大家好,分享文学,悦谈人生,您现在收看的是人民日报大地文学副刊和强国论坛联合推出的视频访谈节目“金台悦谈”。今天我们聊一聊我手上这本书叫《北京时间》,这是一本非常好看、非常接地气的小说,是以外地人的视角看北京、写北京,他写出了一个真切的、平民化的这样一个北京人和北京的故事。他是怎么看的呢?小说的第一节这样写道:“北京的时间比乡下的时间过得快,在遥远的记忆中,乡下的时间总是被老土墙挡着,那是一寸一寸的挪。北京就不一样了,太阳就像挂在陀螺上,一转就是一天,一转就是一个月。”我也是外地人,而且我还是外地的乡下人,我想这种感觉在北京的外地人的心中一定都会有所体会吧。 [14:39]

主持人

长篇小说《北京时间》就是在这样的时间比对中拉开了故事的大幕,掀开了第一页。好,今天为各位网友请来的就是这本小说的作家、著名作者荆永鸣老师,欢迎。 [14:39]

荆永鸣

主持人好,人民网的各位网友大家好。 [14:39]

主持人

欢迎荆老师的到来。我知道这本小说的主人公“我”,也就是您说的以我的口吻叙述的这个我,有很多是您真实生活里面的一些影子,比如您也是从一个从煤矿职工辞职到了北京,和妻子一起开餐馆,您本身也就是一个在北京生活的外地人。而且您还是在不惑之年四十了来北京闯荡的外地人。我想这对您个人生活而言是一个非常重大的改变。当初您在矿务局大小好象也是干部,怎么一下子下了这么大的决心扑到茫茫人海的北京城里?咱先不谈您的文学和作品,先谈谈您那时候的北京梦。 [14:40]

荆永鸣

这个话题说来很长,我是1998年夏天到了北京,在此之前,我在内蒙古一座煤矿里大概工作了有二十几年,在此之前,我当过教师,也做过宣传干部,当过工会干部。我离岗的时候,在此之前在一个我们集团公司办公室里做了三年的秘书科长。我之所以到北京来,您讲是一个北京梦,实际那个时候北京梦这个成份肯定是有的,可是当时的社会环境还是对我起到了一个很大的影响。也就是说,在我们国家改革开放以后,80年代末期到90年代初期,大江南北都有一种民间的说法叫“换一种活法”。这个说法对我当时的启发很大。因为我在企业当时干了二十几年工作,我觉得人的一生是非常短暂的,你如果在这个企业继续做下去,按照朋友的说法说,你很有前途,你现在是科长,然后你接着是副处,然后是正处了。当时我想也未必,官场的问题也不是个人能解决的。另外,即便我在仕途上有所发展,可能我人生的阅历恐怕就这样了。鉴于这种情况下,然后我就决定必须得走,就选择了一个离我们这个地方比较近的城市,也是祖国的首都,我就来到了北京,是这样的。 [14:42]

荆永鸣

到了北京以后,我本身在此之前也是一个文学作者,我来北京的时候,我还背来了一台电脑准备写作,但是到了北京以后,我发现吃饭问题应该是首先要解决的问题,所以我只能是放弃写作,和妻子在一个小胡同里开了一个很小的餐馆,是这样一个情况。 [14:43]

主持人

开餐馆开了多长时间? [14:43]

荆永鸣

餐馆一直开着,到现在还开着。我当时大概是开了两年左右的餐馆,解决了基本的温饱之后,我慢慢地又想到了文学。 [14:43]

主持人

也就是说在这部长篇小说问世之前,您已经有一系列的中短篇,而且这一系列的中短篇小说的特点都是写外地人,特色也是外地人,而这一批外地人的系列小说也得到了文学界的广泛关注,也得了不少奖。也就是说,您创作生涯从过去在矿区的一个创作形态转变成了换了一个时间空间,写作的内容也发生了一个变化,应该说在写作上是一个重大的转变。这个转变是您原来来北京之前就设计好了、计划好了呢,还是您到了北京,在实现追逐你的北京梦过程当中,觉得可以有新的写作方向了呢? [14:44]

荆永鸣

不是计划好了的。首先,我到了北京,刚才讲,我本来是抱着一种写作的目的来北京,但是为了吃饭的问题,先开的餐馆。在解决温饱问题的同时,也灌满了一肚子的酸甜苦辣。文学对我是最大的慰藉,文学从不排斥痛苦,而且你一旦用文学的目光看生活,你会发现,大千世界芸芸众生,他们的悲观离合和喜怒哀乐,都无不深有感触。也就是在这种情况下,我突然发现了一个可以用文学关注的对象,这个对象不是一个人,也不是两个人,而是一个群体,那就是从各地到城市发展的外地人。 [14:45]

荆永鸣

我觉得这些群体之所以引起我的关注,首先我是他们其中的一员,对自己的生活环境的改变有非常大的触动,还有一种情感上的积淀。具体到其他周围的外地人也给了我很大的启发。我发现这个群体进入城市以后,他们仅仅是为了改变一下自己的生活状况,他们经历了种种的苦难,但是他们在城市的夹缝里仍然顽强地奋斗着,而且谋取了自己的生存地位。 [14:45]

荆永鸣

从2000年开始我创作了外地人系列,先后写出了《北京候鸟》、《大声呼吸》等一系列的短篇小说,这些小说在读者当中还是引起了一定的共鸣。 [14:46]

主持人

这些小说当中的人物都是您生活当中接触的人物吗? [14:46]

荆永鸣

都是我接触到的一些人物,而且都是底层的人物。 [14:46]

主持人

都是有生活原型的? [14:46]

荆永鸣

有的是有生活原型,有的没有。比如你刚才谈到的你是否经过一种设计,还不是这样。 [14:47]

主持人

其实是生活给了您表达的冲动和写作的冲动? [14:47]

荆永鸣

对。我在煤矿的时候写煤矿题材的小说。到了北京以后,我感觉到生活环境发生了一种极大的反差。也就是说,这种背井离乡,它可以从某种程度上来说,助长了我的想象力,而且它增强了我对生活的一种敏感度。 [14:47]

主持人

换一个环境,人会变得比较敏感。 [14:48]

荆永鸣

在煤矿,我生活是那种状态。到了首都以后,他整个面临的生活概念完全是一种全新的。在这种状态下,你对周围的人和事才感觉到更敏感。 [14:48]

主持人

这个感觉是对的。就像我们当时上学来到北京也是,马上觉得这个世界不一样了,环境不一样了,你会格外敏感,每一件事情该怎么做,该怎么处理,这是什么样,那是什么样,要敏感得多了。 说到北京,人们首先想到它是首都、是政治中心、文化中心,但是您很快又发现,这些概念对我们这种很真实的认知而言是很空洞的。政治、文化中心,其实它是很空洞的。一个人与一座城市之间的连接和情感,都是跟人联系在一起的。跟你所关注的或者跟你有关联的、有关系的一些人是联系在一起的。所以,有评论也说,您的小说有强烈的个人经验的介入,是大于您的生活的小说。我觉得结合您的生活经历,您觉得您的这部《北京时间》跟其他人写的北京人的故事或者北京的故事,有哪些不同或者您觉得最富有您个人特色的东西? [14:49]

荆永鸣

我觉得还是有不同的地方。因为在此之前,刚才谈到我写的一系列关于外地人在北京的这种生存状态的小说,甚至有评论家说,我是一个生存类型的作家。这个生存类型倒不是说我靠写作而生存,是因为我的作品始终在关注人的生存状态。过去我关注的这个群体,刚才讲过了,是一个在城市里的基层的外地人的这么一个群体。 [14:50]

荆永鸣

我的《北京时间》视角有所转变,也就是说,我用一个外地人看待北京城里的一种生活状态。你刚才讲北京是一个首都,是一个大都市。但是在许多人眼里,确实是高楼林立、车水马龙,处处炫耀着大城市的一种繁华与热闹。可是你真正的如果潜入到北京胡同,你会发现北京这座城市传统文化的根和魂,以及北京市民的市井生活和传统的风土人情,其实都保存在北京的胡同里。 [14:50]

荆永鸣

北京胡同我觉得是北京文化的一个重要载体,也是这座城市发展变化的一个重要的舞台和场所。我到了北京以后,是一直居住在北京胡同,我对北京人的底层生活、胡同里的生活,总体来说还是比较熟悉的。所以,我就想通过写北京胡同的变迁,写北京胡同市民的生活常态,来反映这个城市的变迁和时代的变化。 [14:51]

主持人

人家说生活在胡同里的北京人才是真正地道的北京人。 [14:52]

荆永鸣

从传统意义上、从本土文化来讲应该是这样的。 [14:52]

主持人

我常常想我上学的时候,我上学的时候,公交站那一站叫海淀区魏公村。我工作了,到了朝阳区,我们这个公交站叫小庄。我经常开玩笑说,我在北京20多年,敢情是从村里转移到庄里,没有真正在北京城生活过。在90年代初的时候,新华社的同仁每次见面分手的时候,比如采访有活动分手的时候都会说,进城的时候到我们这儿来玩,因为新华社在宣武门,在城里。真是感觉我们并没有真正在北京城里生活。我经常说,原来我熟悉的是魏公村一带,现在我熟悉是小庄一带,是很有限的。一个人能够直接感受或者感知的空间都是很有限的。在《北京时间》这本小说里,你的笔触大部分落在了一个老四合院里,就是甲32号院。我们知道这个甲32号院是真实的吗?真有这样一个院吗?另外,院里面特别鲜活的一个个的北京人,他们是怎么来的呢? [14:53]

荆永鸣

32号院肯定是没有,是虚构的。但是,我到了北京以后,我租房的时候,确实住过一个杂院。我小说中写到的这几个杂院里的人物,其实都不是当时居住在杂院里的邻居。为什么这样说呢?我觉得首先小说是一种虚构。帕慕克说过,一个作家写自己的生活就像写别人的生活,写他人就像进入他的身体。他之所以用这种写作策略,我想大概是为了把作品写得真实。《北京时间》也不例外,整体故事和人物都是虚构的,但是他的生活细节,其中也包含着我的一些真实的生活经历。之所以这样,还是为了把这个作品写得真实一点,有真实的、虚构的,真真假假、虚虚实实,这样给读者读了以后感觉是一种真实的感觉,能够引起读者的共鸣。 [14:55]

主持人

甲32院是您把触角伸向北京人生活的一个据点,是北京人生活的一个浓缩的场景,在这个场景里面的人物,我看每个人,我在读他的时候,会把每个人对应的我曾经见到过、认识过的或者遇到过的并没有深度交往的北京人,包括他们说话的方式、他们的长相、他们的动作,他们的语言习惯,包括他们有名的京骂等等都联系在一起,我觉得真的是非常生动,觉得他好象真的是生活在你周边的一个个人。比如说房东方长贵、方长贵的妹妹方悦,包括李大妈、冯老太太、海师傅、老杨头、黑胖子等等还有很多,这些人物都非常不一样,一想那个是那样,那个是那样的,这些人物里面有没有您特别喜欢的? [15:03]

荆永鸣

实际上我笔下的所有人物我都喜欢他,不然我就不会写到他。比如主人公赵公安这个人物,赵公安这个人物,以我叙述的角度,作品的主人翁我并不是很喜欢这个人,因为这个人本身是一个下岗职工,他又不屑于做,而且又整天牢骚满腹,说话好抬杠。可是这个人物,你细研究,他有他的非常有意思的一面,他不上进,但是他也不沉稳,他很浮躁,同时又很淡定,他生活很贫困,但是他又摆得显得生活很滋润、很优雅,是这样一个人物。而且他骨子里始终有北京城里人的那种优越感,处处都表现出来。可是这样一个人物,他也讲礼数,特别讲真理,讲事追根,一定要追到底,最后还是非常讲理,这个人物也非常可爱。 [15:05]

主持人

包括宝堂 [15:07]

荆永鸣

宝堂这个人物我着墨不多,但是非常好玩的一个人物,他也是没有工作,但是他喜欢动物,对动物的那种爱心。 [15:07]

[责任编辑:郑天娇 ]
分页:1 2 3 4 5

相关报道

标签:

新闻热词

廉政
48小时点击排行
河南党建网,河南党建网所属单位,河南网络电视台,网络电视台,安装河南网络电视台,河南建设网络电视台,河南网络电视台直播,河南军事网络电视台,网络电视台直播,cntv中国网络电视台,中国网络电视台下载,中国网络电视台客户端,中国网络电视台,县委书记访谈,书记访谈,区委书记访谈,市委书记访谈大学生,镇党委书记访谈,乡镇党委书记访谈,书记访谈的请示,乡镇书记访谈,河南书记访谈,市委书记访谈,政法委书记访谈,创先争优书记访谈,共产党员博客,河南网上问政,网络问政平台,河南网络问政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