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新闻- 党建- 反腐 - 新征程- 宣传- 法制- 民生- 新农村- 视频- 图片- 访谈- 专题- 资料库- 红色博客- 论坛- 电子版- 手机报
反腐倡廉理论征文活动

难忘,那年唐河师范

作者:尹中哲 来源:党的生活网 日期: 2019-07-29 点击: 111146
  • 打印
  • 字号

紧傍着唐河县城的西边,古老的唐河从北迤逦而来,欢快地向南而下,入汉水、达长江,年年岁岁。1978年6月中旬,暖风吹拂,繁花盛开时节,来自南阳地区东部几个县的学子们,怀揣一纸通知,背着背包,扛着行李,或步行,或乘公交,穿街走巷,极为幸运地聚集到了一个名叫“南阳地区唐河师范学校”里,青春相伴,同窗情深,共同度过了两个学期零一个月的短暂时光,完成了“一头糠皮,两脚灰泥”向“国家干部”的人生嬗变。

蓦然回首,时光匆匆,四十个年头过去了。悠悠流淌的岁月之河,荡涤了当年那群毛头小伙、黄花姑娘们的容颜和华发,然而,每每想起那段情趣盎然的生活,厚重绵长的情谊,就像一坛窖藏多年的老酒,“嘭”地开启了封盖,浓郁的醇香霎时扑鼻而来,随即弥漫于心田,醉人,难忘……

简陋的校舍   盎然的生机

创办于上世纪五十年代中期的唐河师范学校,坐落于县城的东北角,先后于1958年、1959年为南阳东部地区培养了两届教师后,1960年“三年自然灾害”期间停办。校舍闲置了十几年,突然间要恢复招生,很出乎人们的意料,显得很仓促,显得手足无措。被唐河教育局教研室占用的西院一时无法搬出,学校便推迟学生入学时间至6月17号,然后在学校的东院手忙脚乱一阵子,因陋就简,恢复学校生活。

学校的大门朝南,有两条沙土路可通往县城大街。向南那条路两边,各嵌着一个荷叶田田的池塘,清风徐来,摇曳生姿。向西那条路,信步踱去,沟沟坎坎后向南拐个弯,几百米处,便是巍巍高耸的泗洲古塔了。

与学校大门一排,东西两侧极为破旧的低矮房舍是部分老师宿舍。校舍是一色的红机瓦房,见证了上世纪五十年代建校时的轰轰烈烈与辉煌。迎着大门,是“工”字型学校办公室;教室坐北朝南,三个教室手拉着手紧连为一排,语文班在东,数学班在西,分布于校办的东西两侧,遥遥相对,陈旧而窄小。再往北的大院西边是学生食堂和后勤服务区域,东边是男生寝室,床铺是纯一色简陋、粗糙的木板床,摆放得一个挨一个,十分拥挤,只能从床头上床。再往北院的西边,是女生寝室和部分老师们的住室,院子里一块一块的菜地横七竖八地躺在那里,有些不伦不类,四周几乎是开放式的,原始的农业与现代的教育交织在一起,形成了一道罕有的画图。

一时间,几百名青年学子汇集到了这里,学习、生活,特别每当晨光熹微,操场上那“一二一”的口号声,向旷野弥散,打破了唐河城东北角多年来的寂静,使得陈旧、破乱的学校显露出了勃勃生机。

殷殷师情嵌心灵

学校停办后,老师们如星星般散落各处,至特殊年代,许多还受到了不公正对待。学校恢复,一声召唤,他们都不顾自己的种种困难,无丝毫怨言,纷纷从不同的岗位,背着行囊,携家带口,义无反顾地返回了学校,并立即投入到紧张的战前准备之中。

上课伊始,不得不惊叹当年唐师的名气,果真是名校藏名师。

教导主任袁绍美老师,往讲台上一站,如玉树临风,不经意间课本抛在一边,背诵着讲授《岳阳楼记》,把洞庭湖“衔远山,吞长江”的宏大气势,把“淫雨霏霏”、“春和景明”的两种不同景色和常人的迥异心情分析得淋漓尽致,特别饱含激情地剖析作者“不以物喜,不以己悲”的博大胸怀,最终巧妙自然地升华了“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这传颂千古的名句。并深情地指出,作者这种前无古人的至高境界和高超的表达手法,常令人们敬佩不已,感慨万千。一番行云流水般的话语和意味深长的讲解,在我等同学心中掀起了巨澜,久久不能平静,刻下了深深的印痕。

瘦弱且眉目显得有些清瘦的窦老师,已年过半百,但只要往讲台上一站,仿佛焕发了青春,两眼放光,炯炯有神,授课时大腔大调,旁征博引间大开大阖,口吐莲花自己还一本正经,时而还不忘穿插着幽默一把,让教室里充满了欢快的笑声。

班主任田老师,颇有“老夫子”遗风,管理班级极其负责认真。每逢早操,他还像管理中学生一样,跑到寝室,不管学生年龄多大,不由分说,就把起床迟缓的同学的被子猛然掀起,哪怕是三九严寒,照锨不误,把我们语文一班管理得井井有条。

从南阳临时借调来的侯老师文质彬彬,书卷气十足,讲起课来面赤娇羞,斯斯文文,不敢正视学生,但写作功底深厚,足以令学子们佩服。

讲授现代汉语的胡老师,上课就板书,手不离粉笔,一版又一版。我们便抄啊抄,一刻也不停地抄,以致于我们在有限的时间里,较为系统地从语音、文字、词汇、到语法知识学习了一遍,每每想起,受益匪浅啊!

李老师偶尔代几节写作课,顺口溜一串串的,如写记叙文,“见到题,莫急躁,对象用意要明了;审罢题,要做到,列提纲,打腹稿……”等等,语言生动、风趣,妙语连珠,常常引起同学们哄堂大笑。

为充实教师队伍,经考试筛选,学校挑选了一批功底深厚的年轻教师,他们年龄与部分学生相差无几,甚至还小些。经过了短暂地大浪淘沙,留任的老师们很快能独挡了一面,成为了教学的中坚。他们那一丝不苟的教学态度,诲尔谆谆的教导,朴实、迥异的授课风格,赢得了同学们的尊重。

就连那辅课老师,也不同凡响。教授音乐的冯老师气宇轩昂,往风琴前一坐,手指很随意地在琴键上点击几下,“3-4-5-6”立即如天籁般蹦了出来,音符清晰,节奏分明,使人耳目一新,课后一问,才知是华中师范学院音乐系的高材生。

荒废多年,没有资料,没有教材,多亏了这些辛勤的园丁们,从《古代汉语》、《古文选读》、《现代文选读》、到《写作知识》等,都是他们青灯黄卷,挥洒汗水,瞪着一双双肿胀的眼睛,熬了不知多少个不眠之夜,字斟句酌,精心编撰、油印出来的活页。当我们手捧着散发着油墨香的学习资料时,眼里常常会闪烁着感激的泪花。

中专学生   学专科课程 

十年动乱结束,高考制度恢复,尊重知识、重视知识之风已初露端倪。刚一踏入校门,学校便权威地向我们宣布:目前中学教师奇缺,根据上级精神和你们的考试成绩,本师范虽为中专学校,但是分专业授课,即语文、数学两个专业,学习专科课程,待有关部门向上级申请批准后,你们可享受专科学生的待遇。

对于学校的关于待遇的表态,大家并没有也从没有放到心上,而是以天之骄子般的自豪,把这段时光当作了人生的加油站。

是啊,经过了十多年的的积、压,改革开放忽如一夜春风,吹绿了大地,喜讯从天而降,高考恢复,霎时,给了众多“田舍郎”以荣登“天子堂”的机会。于是乎,几百万考生大军,拥挤在窄狭的高考桥面上,最终得以侥幸胜出的只是极少数,堪称凤毛麟角,那是多么的令人骄傲和激动啊!以致35年以后,2012年的6月8日,《中国档案报》曾刊登一篇文章,用一组翔实的数字说明了当时竞争的激烈程度。文章说:“1977年全国考生570多万人,录取人数为27.3万人。河南省共参加考生70.59万人,因为优秀考生太多,又向国家争取了近3000个名额,最终录取9374人,录取率为1.3% ”。既然能极为幸运地改变了身份,改变了命运,复又何求呢!

高考,这股扑面而来的东风,唤醒了沉睡的万物,也极大地激发了学子们求知向上的欲望,努力进取的热情。

学习的气氛有序而热烈。三尺讲坛上,老师们抑扬顿挫地讲解,旁征博引地分析,讲台下,年龄参差的学子们听得如痴如醉,如饮甘醪,饥渴的心田得以滋润。课外,学生们更是如蜜蜂一样,穿梭忙碌于万花丛中,含英咀华。窄小的阅览室,宽旷的沙土操场,曲折恬静的乡间小径,航船艘艘、碧波荡漾的唐河岸边……常见到一拨又一拨手不释卷的唐师学生身影。他们三五成群地攒聚在一起,书生意气,探讨知识,纵论天下大势,寻求教书育人的真谛。

谁也没有想到,不经意间,历史阴差阳错地开了一个玩笑。这一届的准教师们,走出校门,不长的时间内,在改革的大潮中,发奋进取,成绩斐然,由教育起步,逐步历练成为了社会的中坚,有的甚至担负起了重要的职责。人数之众,涉足行业之广,实属唐河师范历史所仅见,应了“无意插柳柳成荫”的古话,使这届学生享有了“南阳地区干部培训班”的声誉。

校园花絮: 黑板报   歌咏比赛  饭场  电影事件  

十多年的岁月,积淀了一批人才,也生出了一些任性,产生了一串串花絮,装点得校园异彩纷呈,其中有:

黑板报:颇为值得骄傲的是,积了十多年之久,这群“泥腿子”中选出的秀才们还真是藏龙卧虎,个别的还怀揣独门秘籍,让人惊羡。我们班Y君,天资聪颖,兴致来时,拈起粉笔,随心所欲地在黑板上划拉一气,很快就是一行极具艺术特色的“空心字”,让人叹为观止。语文班教室西山墙上沉睡了多年的一大块黑板,一些能写善画的主们,便倾其智慧与汗水,挥洒其上,一周一换。内容丰富、新颖,版面被彩色粉笔勾画得条清理晰,如一位穿着得体的美女,典雅端庄、风姿绰约。那跳跃闪烁着的粉笔字,更极显功夫,间架结构近乎硬笔书法字帖般完美,撇如兰叶,捺如砍刀,点如滴珠,竖如悬针。这些经妙手化作的壁上观,让人充实知识的同时,得以赏心悦目,惬意无比。而完成这些盛举的准艺术家们,则在蜂拥的旁观者们啧啧的赞叹声中,手中不停地转动着粉笔,谦虚的微眯着双眼,故作一副不在意的姿态,面庞非笑又笑,但那种得意之情,挂在脸上是怎么瞒也瞒不住的呀!

歌咏比赛:那次,学校举行了歌咏比赛记得也是我们在校时唯一的一次。各个班级都拿出了看家的本领,意在争个名次。当语文二班集体合唱时,只见一人身着燕尾服,着白手套,手指捏制一根明光发亮的指挥棒,徐步走上台前。面向观众深鞠一躬后,转过身,面朝合唱队。开始,随着那棒的徐徐挑起,一阵歌声便从无到有,从一群人的喉咙中发出,校园里顿时洋溢着憨声憨气的歌声。接着,那棒上下轻摇,歌声便如平缓的流水。待那棒左右抖动,歌声随之进入了顿挫状,如雨打芭蕉般噗噗哒哒。待那棒陡然抬起,瞬间,歌声便飞到了到空中,钻进了云彩里。正当人们沉浸在激越的歌声里不能自拔时,只见那棒猛然划过空间,做个点号,歌声便戛然而止,人们困惑的目光全都盯在了合唱的队伍里,接着,便是一阵哗哗的掌声。说实话,这是我平生第一次看到的场面,真让人开了眼界。

电影事件:当时,改革开放的大幕虽未全面开启,但一波接一波的新鲜空气已扑面而来,久违了多年的禁锢正陆陆续续在解禁,“伤痕文学”已经铺开,“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已在全国进行着广泛的大讨论。一批戏剧、电影开始重新上演。当县影剧院上演电影越剧《红楼梦》时,唐师学生一阵轰动,压抑了十年之久的学子们一看再看,看而又看,看之不已,人们痴迷,人们欢呼,以致那两天晚自习个别教室里空位甚多,缺习者甚众,令校方管理者颇为震怒。为维护校纪,严令如有晚自习再看电影者,“杀”无赦。但仍有一些胆大妄为者依然顽固,置若罔闻,我行我素。校方不得不密谋采取断然措施,分兵布控,然后夜半三更校门突然紧闭,来个“守株待兔”。尽管有几只机灵的“狡兔”漏网,逾墙潜回,但还是有相当的因猝不及防被抓了现行,按破坏校纪论处,大会点名批评,张榜公布黑名单,以儆效尤,一时校论哗然。

那时,物质长期匮乏的直接后果,是人们在“吃不饱”的环境中形成的对吃这个话题尤为敏感,饥饿感极为强烈。踏进校园,这帮人虽然名义上改变了身份,但社会形成的积习一时难改,更何况大多数都是能吃善餐的壮汉,便自然而然地出现了一些令人不堪的场景,回想起来,犹如一抹生活中的调味品,其中还不乏朝天椒般,辛辣味十足,余味悠远,现采撷予以回放……

饭场:我们这届学生,语文、数学每个专业各3个班,招了6个班共计300人。300人在一个食堂里搅稀稠,那可是要排队等待的。

入学伊始,每当吃饭时,这群未来的准师长们多数还能微微点着头,示意着“你先来,你先来”, 谦谦君子一番,按先来后到的顺序彬彬有礼的排着队,保持着“穿长衫而站着喝酒”的从容与矜持。但长期的肚子空瘪,使人形成了一种挥之不去的饥饿感,吃抢饭更是那时集体生活中见多不怪的常事。随着时日的推移,一些体形硕大的壮汉,不到饭时就饥饿难耐,肠鸣漉漉,虽“长衫”加身,但抢先吃饭的旧习很快复萌,举止恢复到入学前的社会上那种集体生活时节。下课铃“滴”的一响,立即抄起碗筷,大步流星直奔伙房,个别的甚至还“手拿碟儿敲起来”。一到食堂便蜂拥而上,相互之间不再礼让,甚至连假惺惺的虚让都没有了,闹闹喧喧,隔着人群,擎着碗的手高高举过头顶,往打饭的窗口传递,颇有群猪争抢拱食之态,挤挤抗抗,争相购饭,有时还与“短衣帮”炊事员们发生了激烈的争执,斯文尽扫,以致令炊事员们极为错愕,先生们大跌眼镜。

寝室逸事:《梅溪河的传说》 “鹳鹤”  红学  

我们“下榻”的寝室毫不例外的是红机瓦房,三间窄小的房子一下子蛙居了十七个人,可谓是挤挤一堂,来自众多的行业,农民、民师、临时工、退伍军人等,经历各异,是语文一班最为活跃的寝室之一。每当课余饭后,总有新闻轶事如朵朵花絮,从这里诞生,逸出,成为经典,以致几十年后仍画面历历,仿佛就在昨天。

梅溪河的传说:Y君,来自大科学家、文化名人张衡的故里,见多识广,博闻强记,嗓音独具特色又口齿伶俐,能说会道,常有惊人之举,很是活跃。每每讲古今中外,逸闻趣事均言之凿凿,有板有眼。记得该君曾有鼻子带眼地讲起英国大侦探福尔摩斯探案的故事,(这是我二十几年来第一次听说福尔摩斯的故事)说此人观察事物有独到之处,并对化学情有独钟,破案时能敏锐地观察到一些蛛丝马迹,并从中进行有条有理的的分析、推断,常能在他人山穷水尽之时,峰回路转,柳暗花明,水落石出等等,让我等孤陋寡闻者倍感汗颜,简直就是蛙坐井中。一次闲暇无事,众室友齐聚寝室,Y君又不经意间打开了话匣子,讲了一个《梅溪河的传说》,滔滔不绝说了半个多小时,口不打结,语言优美,犹如播音员在用一副公鸭嗓播送着一篇动人的传奇故事,让我等听得有滋有味,引来了一阵阵欢呼声。后该君又在学校的一次活动中讲述了该故事,引起了全校轰动。

“鹳鹤”:Z君是个嗜烟如命的瘾君子。每天的早饭后,总要回到寝室里吞云吐雾一番,然后在缭绕的烟雾中,猛地爆发出一阵脆而响的“咳、咳”,虽不响遏行云,但也如缕绕梁,天长日久,成为了寝室里这一时段必不可少的经典点缀。后来,恰值声音洪亮的窦老师讲《石钟山记》,节奏分明地讲到“又有若老人咳,且笑于山谷者中,或曰‘此鹳鹤也’”。翌日早饭罢,Z君又在履行着“正点播报”,刚“咳、咳”出口,一向反应过人的Y君立即抓住节点,脱口而出“此鹳鹤也”,寝室里立即爆发出一阵哄堂大笑,经久不息。从此,该仁兄就被冠上了“鹳鹤”这响亮的雅号,即使分别几十年后的今天,大凡一听到有人咳嗽,便联想到了此典故,笑意涌出,永远、永远。

红学:“文化大革命”后期,毛主席他老人家曾号召领导特别是高级领导熟读《红楼梦》,一时间,“红”遍全国,“红学”知识得以广泛地深入人心,极大地普及和提高。以至于余波震荡,我们入学以后的一段时间,课余饭后,寝室里仍弥漫着浓厚的谈“红”之风,其中尤以R君为最。R君来自文化底蕴深厚的宛城,饱读诗书,又在解放军的大学校里久经锻炼,见多识广,酷爱“红(红楼梦)、白(纸烟)”二事,常手夹香烟,于吞云吐雾中滔滔不绝讲解《红楼梦》,特别林黛玉的《葬花词》“侬今葬花人笑痴,他年葬侬知是谁?”、贾宝玉的《芙蓉女儿诔》等诗词文章,更是随手拈来,出口能诵,同时还能把背景、出处、用典、相关意义予以广征博引,逻辑严谨,前因后果说的天花乱坠,俨然一红学大家光临陋室,令我等山野来的一干粗人目瞪口呆。能与该等同窗共学,让人荣幸,让人仰视并肃然起敬,继而拍手叫绝。

欲戒还吸的烟:我们这群学生,不同程度的社会上混搭了几年,经历了人生的风雨,多数已嗜烟成性,现在,猛然间坐在教室里当起了学生,烟瘾也随之带到了学校,寝室成了吞云吐雾的最佳场所。渐渐的,受同寝不吸烟的学弟们良好习惯影响,加上平时嗓子有鸣锣音,吐痰发黑,经济还增加了开支,我有了戒烟的念头。不巧的是,我的左寝右寝都是嗜烟如命的瘾君子,每每,当我刚实施戒烟这行动时,不是左寝就是右寝,会不失时机地亲昵地用胳膊碰碰,紧接着便手捏着一根烟递过来,十分诱人,如若我不接,他就会“啪”地把烟点着,十分热情地凑到身边,笑眯眯地望着,硬塞到我的嘴里,“做个伴,做个伴!”那种“盛情”实在难却,让人欲戒不能。到我们离学时,我的烟瘾反倒是与日俱增了,令人啼笑皆非,极大地推迟了我的戒烟时间,这是后话。

待月西厢下   

我们这届学生多是大龄青年,虽早该谈婚论嫁,因“文化大革命”等原因错过了时机,故入学之初,坊间就有传言,有人要捋起了袖子,摩拳擦掌,暗中立下在同窗中选一志同道合者建立恋爱关系,以揽得美人归,实现“夫妻双双把家还”的宏伟目标。可惜的是,到了学校,男女8:1的严重的比例失衡这种残酷的现实,直接导致了僧多粥少的不堪局面,令一些抱有幻想的大龄男们大失所望,只能隔岸观火,望“女”兴叹。以致于一些痴迷于此的大龄学兄们,在很远处只要一窥见女同窗,双目如炬,虎视眈眈,正在进行的举止言谈条件反射般立即中止,变戏法似从衣兜中摸出一面小圆镜,捋头发、拽衣角、普通话,彬彬有礼,极尽腼腆、儒雅之能事,俨然一副纯天然“谦谦君子”做派,令在旁的小弟们掩口葫芦,甚感好笑。

确有几个仁兄仁弟,明知“追求”的道路充满千难万险,但仍然咬定青山不放松,追不上也要追,牢记“只要肯登攀”的名言。邻班一位学弟,但凡见有女同学在场,总是千方百计地腆着一副异样面孔,眼里放光,趋过去寒暄,哄哄一阵,但不知问题出在哪里,该君虽然很执着,很长时间之后仍只是干哄哄而已,事倍仍未见功,临近离校也不见花开,被我们班一眼观六路的学弟侦知到了“实情”, 风趣的冠以雅号“T干熏”,传为笑谈。

尽管山重水复,仍挡不住一些契而不舍之人,极尽有心人之能事,排查“摸底”后果断选定目标,平时不显山不露水,潜伏得巧妙,出击时手段极为隐秘,只隔墙传书而不行“后花园”之实,蒙蔽了众多的潜心苦读者,未能窥出他们的庐山真面目,终致毕业后出双入对,让人慨叹“真神人也”、“手段了得”!

一年以后,相处了一年之久的我们,挥着手,泪眼朦朦地告别了那所学校,分赴各县实习,然后,或教书或谋事。

一眨眼,几十年匆匆已过,当年的校舍已被宽敞明亮设施所代替,老师们大多已过了耄耋之年,有的已经仙逝,年轻的也多半古稀将至。

那坐落在巍巍的泗州塔下,悠悠的唐河岸边的那所唐河师范,更让我们跨过了人生的重要阶段!每每想起,这是一种不期而遇的幸福。也是一段令人留恋的岁月。她那传授我们深邃、厚重的精神,赋予我们开拓、创造的无穷智慧,滋润我们向上的蓬勃、旺盛活力,引领了我们,从这里启航,跨急流,越险滩,一往无前,驶向了人生的彼岸。 

难忘,那年唐河师范!


[责任编辑:张海燕 ]

相关报道

标签:

新闻热词

廉政
48小时点击排行
河南党建网,河南党建网所属单位,河南网络电视台,网络电视台,安装河南网络电视台,河南建设网络电视台,河南网络电视台直播,河南军事网络电视台,网络电视台直播,cntv中国网络电视台,中国网络电视台下载,中国网络电视台客户端,中国网络电视台,县委书记访谈,书记访谈,区委书记访谈,市委书记访谈大学生,镇党委书记访谈,乡镇党委书记访谈,书记访谈的请示,乡镇书记访谈,河南书记访谈,市委书记访谈,政法委书记访谈,创先争优书记访谈,共产党员博客,河南网上问政,网络问政平台,河南网络问政平台